速写~念

忘年之乐   2022-10-05   

在典雅的大厅里,落拓潦倒的年轻男人和雍容华贵的中年贵妇相对而坐。

“听别人说你一直都是四海为家?”那个贵妇人问道。

“是的。”

“听别人说你很会找人?”

“是的。”

“无论是谁,无论他在哪里,你都能找得到?”

“是的。”

“我想请你帮我找一个人。”

“找谁?”

“找一个男人。年龄比你小一点,走的时候个子不高,不过现在可能又长高了许多。”

“这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我的儿子。三年前他离开家以后,就一去不返,你能找到他吗?”

“找人的代价是很高的。”

“这里有一百万。如果不够,我还可以再加一百万。”

“我不要钱。”

“┅┅那你要什么?”

“我要你陪我一夜。”

“┅┅”贵妇人沉吟着。

年轻男人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美丽的妇人,这时中年的贵妇抬起了头∶“我答应你。”

男人走进浴室,脱去了身上的全部衣物。他的身体强壮而灵活,然而眉目间带着抹不去的风尘之色。

他躺进浴池,将全身浸泡在池水中,暖和的池水使他舒服的吐出一口长气。

“你一定很累了吧?”从浴室的门口传来女人充满怜惜的话音。

男人扭转头,看到只披了一件白袍的贵妇人站在门口。

女人走到他的面前,褪去薄薄的白衣。从男人口中发出不能自抑的吸气声,他的眼睛凝视着女人的胴体。

女人俯下身体,滑入池中。两具赤裸的身体立刻纠缠在一起。

“不知道我能否略微消解你的疲累呢?”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在女人高耸的乳房上一下一下的画着圈。浅褐色的乳头,迅速地变得坚硬起来。

“啊┅┅啊┅┅”女人发出细不可闻却足以销魂蚀骨的喘息,她闭上眼睛,将头无力地靠在男人肩上。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帮我找回我的儿子。”

“为了要找回自己的儿子,就可以付出这样的代价吗?”

“这不是你提的条件吗?”

“如果我现在收回这个要求呢?如果我现在又要那两百万了呢?”

“随便你。”

“┅┅你寂寞吗?”

“是的,我寂寞,所以,今晚请你爱我,好吗?”

“我还不认识你,该怎么称呼你呢?”

“你想怎么称呼我?”

“能够让我叫***妈吗?”

“那你,不就成了我的儿子吗?”

“妈妈。”

“儿子。”

“妈妈!”

“儿子!”

赤裸的拥抱着的两个人,在这相互呼唤的时候,突然感到彼此的身体变得火烫。

“那么,今晚就请你允许我用自己的身体来抚慰你的劳累吧。我的儿子!”

“谢谢你啊,妈妈。”

灯亮了。

陈设精致的卧室,呈现出温馨的气氛。

在晕黄灯光的笼罩下,已经沐浴过的两人搂抱着坐在床头。从女人身体里面散发出来的、沁人心脾的淡淡幽香充溢着室内。

“能够帮我吹一下吗,妈妈?”男人笑着,看到女人疑问的目光,他指了指自己双腿之间,那正蠢蠢欲动的雄性象征。

女人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她红着脸摇了摇头。

“觉得这么做很难堪?”

“不是的。”

“那么┅┅?”

“我只会为一个人做这种事,可是那个人不是你。”

“我明白了。能够得到你的青睐,那个人,他真是幸福。”

女人忧伤的笑了起来,“是吗?”她喃喃说道∶“这真的是幸福吗?”

此时,男人抱住了女人的脑袋,凝视着完全没有一点人工修饰的,小小的,浅樱色的唇。

他微微的笑了一下,“既然如此,我就只有这样做来弥补遗憾了。”他对准女人淡淡的两瓣红唇吻了下去。

仿佛是时间凝滞住了的漫长一吻。舌尖纠缠着交流勃勃的欲望之火,磨蹭着彼此的牙齿和柔软的口腔内侧,四只手臂犹如章鱼的触手一般紧紧搂住对方的身体。

“嗯┅┅嗯┅┅”女人饮泣似的呻吟着,突然放松了手臂,软软的环扣在男人腰间。

当两人嘴唇终于分开一线的时候,女人眼波朦胧,香腮上的红晕娇艳欲滴。

“放开一切顾虑,过一个痛快的夜晚吧,妈妈。”

在耳边传来女人的请求∶“请让我快乐吧!请给我快乐,我的儿子。”

男人尽量把舌头伸长,舔舐着女人犹如最上等瓷器一般的细腻面颊。

慢慢的,一下一下,从下巴尖开始,一直舔到太阳穴的地方,就象是野兽在看到自己心爱事物的时候,做出的那种亲昵动作。然后,头部缓慢的顺着女性美好的曲线下移,从修长的脖子,到略微下陷的锁骨,然后又突然高耸起来的美好曲线。

舌尖仔细的舔舐着经过的每一寸肌肤,然后在饱满的乳房的尖端停了下来。

轻轻的,在两粒肿胀的樱桃上啜吸着。有时候故意的用牙齿咬住樱桃的根部,然后舌尖缓慢的摩擦着口中熟透了的樱桃。

女人皱紧眉头忍耐着,然而,却不自禁“嗯啊┅┅嗯啊┅┅”的喘着气。

实在是太诱人了,那象是在忍耐什么痛苦似的呻吟声,极大的鼓舞了男人原本就已经非常蓬勃的斗志。恋恋不舍离开了乳首的舌尖继续下滑,终于抵达女性那神秘的花园上方。

女人丰腴的双腿夹在一起,然而,这一道并不严密的防线根本无法抵抗敌人的进攻──或者说是来自己身体深处欲望的进攻也许更为合适。

只见男人抓住身前女性双腿纤细的部位轻轻向两边一分,神秘花园的全景立刻无遮挡的呈现在贪婪的眼神面前,“啊┅┅”情不自禁的发出惊叹声。

在茂盛的萋萋芳草掩映中,那一朵淫荡娇艳的妖花已经盛开。大概是因为已经完全成熟的关系,深红色的花瓣比一般的女性更饱满,也更柔软,濡湿的花瓣微微颤动着,召唤着来访者做更深入的探讨。

“太丢脸了┅┅”从头顶的上方传来女人害羞的声音,而原本白淅的肌肤,此时也泄上了一层桃色。

然而──

“把那里打开让我看看吧!”男人对成熟的贵妇人提出这样的要求∶“请你自己用双手打开让我看看吧,妈妈!”

实在是太过分的要求啊!

“唔┅┅唔┅┅不要啊┅┅那样的事┅┅”

“打开让我看看吧,妈妈!”

早已羞涩到极点的女人,在听到男子一再用撒娇的口吻喊着“妈妈”的字样以后,不由得轻轻的吐出一口长气,羞之堡垒动摇了。双手从浑圆的臀部下面绕上来,修长纤细的手指捏住花唇的两端以后向两侧拉开。

女性神秘花园中最绚丽、最隐秘的中心部位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比花瓣颜色略浅、因而也更艳丽的花蕊,在灯光下泛着耀眼的光芒,犹如初生的旭日一般灿烂。为这美景所震撼的男人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景色。

由于手指的拉扯,花蕊裂开了,形成曲径幽深的洞户,在洞壁的四周,鲜红的膣肉因为激动的关系收缩着。仿佛能够感觉到那灼热的视线,此时从花瓣的中心涌出更多的透明液体。黏糊糊、亮晶晶,散发着奇异的芳香,充斥着男人的鼻端。

而在花心的上端,原本被两片花瓣覆盖着的汇合处,那粒小小的坚果已经充份的膨胀,光滑娇嫩的果实淫荡的诱惑着男人的嘴唇。

“哧溜┅┅”一声,男人吸住了红色的果实,细细的品味着这淫荡的滋味。

舔、磨、吮、咬┅┅在完全盛开的淫花的花瓣上、花蕊上、花心里┅┅凡是肉眼可以看到的地方都布满了细小的水滴,而更多的大量花蜜还在像潮水般从身体的深处涌出。

女人的大腿像蛇一般缠住男人的头,挟紧的力量几乎可以使人窒息。然而,男人的嘴唇却脱离了花唇部位,他笑着用手指蘸着黏稠的花蜜,举到女人眼前∶“你看啊,妈妈。”

“我真的是┅┅是一个如此淫荡的女人吗?”

“不,这是爱的证明,妈妈!”

男人象举行什么仪式似的,用坚定的动作把缠绕着细亮丝线的指尖放进自己的口中,将上面的花蜜吮吸干净。

“让我来抚慰你的寂寞和饥渴吧,妈妈!”巨大的红色蘑菇头颤动着,一下子刺入已经被充分滋润的膣腔。

“啊呀┅┅”女性喜悦的叹息声。

在停顿了一下以后,开始有节奏的抽插。女性扭动柔软的腰肢,配合男性的节奏。女人搭在男人肩上的雪白脚掌晃动着,连脚趾尖都泄上了令人陶醉的粉红色。

因为实在是太让人着迷了,男人情不自禁的用手掌抚摩着圆润修长的小腿肌肤。与此同时,女人的双手也不自觉的按在自己高耸的乳房上,搓揉着,从放在被挤压变形的雪白胸肌上的手指缝中,可以看到被纤长手指夹住的坚硬乳头。

多重的刺激使女人露出恍惚的神情,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舒服吗,妈妈?”

“太,太幸福了。我┅┅”

沙哑的声音,已经充分表达了女人的心情,这时珍珠般的泪水从女人的眼角流下来,滑落到床单上,床单很快湿透了。

“请,请爱我吧,让我尽情的燃烧吧,我的儿子呀!”女人用颤抖的声音说出这样的请求。

那并不是完全对自己做出的祈求──在这一瞬间,男人突然产生出这样的感觉,然而他还是做出这样的承诺∶“我会让你幸福的,妈妈!”

腹部的挺动更加迅速而用力,有如凶恶的猛兽在女性的体内横冲直撞,而女性则用温柔的坚韧包容着猛兽的肆虐。

即将抵达极限了,“哈┅┅哈┅┅哈┅┅”两个人都只能不自觉的发出单调的喘息声音。

“啊┅┅妈妈┅┅”男人嘶吼着,分身的尖端放射出大量火热的汁液,打在早已在迅速缩放的花园深处,女性的洪水也随之爆发。

两个无力的人体叠在一起,静静的等待着狂风暴雨后的宁静。

“舒服吗?”

“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啊!”

“我也很少这么舒服。这些年我一直在外面漂泊,很少做这种事情。”

“为什么你不找一个地方安定下来呢?比如说找一个妻子,或者做点什么生意?”

“因为我一直都在找一个能够让我安定的人。”

“还没有找到吗?”

“找到过,可是我没有珍惜,我一直都在找回她。”

“所以你找人的本领天下第一?”

“可是我还是找不到她。”

“其实我真的很羡慕她。”

“为什么?”

“因为在这世上,至少还有一个人在念着她。”

“你呢?难道没有人在念着你?”

“有吗?”

“你一直都是这么寂寞?”

“是的。”

“你的寂寞,是因为你的儿子?”

“┅┅你为什么这么想?”

“因为感觉。”

“感觉?”

“是的,我感觉得到你的心情。”

“我的心情?┅┅难道我的心情这么明显,连你都感觉到了吗?”

“因为我也怀有和你一样的感情。”

“哦?”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叫***妈?”

“┅┅为什么?”

“你知道我要找的那个人是谁吗?”

“是谁?难道是┅┅”

“是的,是我的妈妈。”

“你的妈妈┅┅”

“是的,我的妈妈。这件事我谁都没有说,可是我现在想把它告诉你,因为你也是──妈妈┅┅”

“你说吧。”

“我们家很穷,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只剩下我和妈妈相依为命。为了把我养大,我的妈妈把自己卖入了青楼,她每天受尽屈辱,却从来不肯让我受一点委屈,她每天都有不同的男人,可是她爱的人始终只有我一个,而我,我却嫌弃她┅┅我这辈子爱过的人,也只有她一个┅┅可是我却嫌弃她做妓女丢我的脸,我偷偷的赚了一大笔钱,伪装成一个嫖客每天去找她┅┅我在床上打她,用种种下流、卑鄙、变态的手法去折磨她。可是,每次当我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以后,我又会温柔的亲吻她、爱她,我们维持这样的关系有半年之久┅┅其实我去找她的第一天她就知道了我的身分,但是她一直没有说,因为她自己也觉得她是不干净的、下贱的女人。其实她是天使,是我的母亲,这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爱我,我也只爱她。”

“后来呢?”

“后来我打她,她在最痛苦的时候含着眼泪问我,问我为什么要这样┅┅”

“你怎么回答?”

“我说我恨她。第二天,我就再也找不到她,等到她走了,我才知道我的感情,才知道我对她的感情。”

“所以你要找回她?”

“是的,我一定要找到她,哪怕用我这一生。”

“说说你的儿子吧,他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呢?”

“因为我爱他。”

“爱?”

“是的。我一直都很爱他,我希望让他成为我希望的那种人,所以我从小就从各个方面培养他。我花钱给他请最好的教师,希望他成为一个学识渊博、身体强壮、头脑灵活的男人,成为我心中的男子汉。”

“然后呢?”

“可是,他并没有好好学,至少我以为他没有好好学。他不爱念书,调皮捣蛋,我每天都骂他,打他。然而有一天,我在骂他的时候,他突然抓住我,把我绑起来放在床上。他拿出钱来羞辱我,原来他背着我凭自己的本事已经干出了一番事业,而我这个失职的母亲却一无所知。”

“他一边骂我,一边脱去了我的衣服,就在我的床上强奸了我。我当时愤怒的和他争吵,让他滚,结果,他出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其实我并不是怪他强奸我,我只是觉得我一直是他的母亲,现在却被他绑起来强暴很没面子。我太骄傲了,我没有办法告诉他,其实当他插进来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好舒服,是的,那是一种被征服的感觉,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再也不能离开他了。”

“可是你却没有告诉他。”

“┅┅是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把他找回来。”

“为什么我们总是要等到失去以后,才追悔莫及呢?”

“如果你找到你的妈妈,你会对她说什么呢?”

“我什么也不会说。”

“哦。”

“我会把她抱住,然后去闻她头发间的香气。”

“哦?”

“只要能够找到她,我就不会再松开手臂。”

在黑暗中,他们分头而卧,彼此用手指探索着对方的每一寸身体。成熟的身体,和强壮的身体。

在他们的心里都清楚,当他们在抚摸的时候,他们所想的是自己那个最亲的人。

远方传来公鸡的鸣叫声。

天亮了。

“天已破晓,我该走了。”

“你又要上路了吗?”

“是的。如果见到你的儿子,我会告诉他,他的妈妈在等他。”

“如果不愿意回来呢?”

“我会把我妈妈的事情告诉他。”

“如果他还是不愿意回来呢?”

“┅┅我想他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

“再见!”

房门关上了。

女人朦胧的眼神慢慢投射到身旁的空位上。昨夜曾经睡在这里的男人还要去找他的妈妈,而她会一直在这里等待儿子回来。

【全文完】

☆★☆★☆★☆★☆★☆★☆★☆★☆★☆★☆★☆★☆★☆★☆★☆★☆★☆XXX∶“所谓速写,就是写一些不能演绎成长篇的构思。从去年初就叫嚷着要参加“十日谈”,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写一部长篇,现在却只能拿这样的东西来滥竽充数,人要有脸,树要有皮,所以实在不好意思在标题栏署上自己的名字。”

召集人∶“的确让我很伤心,这根本不是XXX应该写出来的东西┅┅”

XXX∶“这个短篇只是一种尝试,原本是想用对话的形式贯穿始终的,然而┅┅我毕竟只是一个人而已。”

林彤∶“没关系,今年里头好好加油吧!”

XXX∶“如果能够在今年交出一篇像样的东西,再请林彤大大把这片不成气的东西收进图书馆我的档案夹吧!”

鹰魔∶“本年度‘十日谈’到此告一段落。”

召集人∶

“本年的‘十日谈’到此告一段落。”现在说或许嫌早了点,不过在门里表决之后,决定明年仍然继续举办十日谈活动,只是,由于这次参加的人远少于前两次,加上不对外发表的作品,大概凑不满十个。

因此,在今年度十日谈结束的此刻,同时开始招募外部朋友加入十日谈。

作品长短、题材全部不论,创作、扫瞄、翻译均可,只要别没头没尾就行。

所谓别没头没尾,经过大家要求后,已经重新定义。由于这是情色小说的写作,所以只要里头有一场完整的床戏(自慰不算),就算是有头有尾了。

任何一篇文章都是很宝贵的,所以欢迎各方的参与,千万不要说“我觉得自己能力不够,没资格参加”,这话对我们太沉重了。

凡是正式参加者,都可以获得该年十日谈的全文,这是我们唯一的谢礼。

有意愿者请联络此处∶

[email protected]



相关推荐:

小生发威

[2022-10-05]

我爱小舅妈

[2022-10-04]

继母的奸戏

[2022-10-04]

干妈和干姐

[2022-10-04]

嫖老鸡

[2022-10-04]

淫贱阿伯

[2022-10-04]

我也要

[2022-10-04]

我与福利社的阿姨

[2022-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