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宏

忘年之乐   2022-09-29   

小宏(一)

小宏今年19岁,俊俏的面容下透着一种野性的美,1.86m的个头,浑身的肌肉结实,是个十足的美男。他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老爸死于一次交通事故,就留下他和后母生活。

小宏的后母是一个典型的家庭妇女,没有收入,只有做家务而已。好在父亲生前是个不错的生意人,留下了不小的一笔遗产给母子俩。后母30刚出头,性格很柔顺,是个成熟美丽的女人,她嫁给小宏的父亲时才24岁,小宏的父亲已44岁了。由于年龄和工作的关系,小宏的父亲很少和她行房,结果她连一男半女还来得及没给丈夫生下,丈夫就这样去世了。

后母很保守,她认为家里男人死了就应该听儿子的,所以对小宏言听计从,从不驳逆儿子的意思。整天卖菜做饭,作家务,闲暇时就和邻居聊一聊家常人很本分。

高考结束,小宏没考上大学,整天没事做,就和几个朋友一起瞎混。这下老爸死了,正落得个无法无天,经常把朋友带回家喝酒,搞的家里一塌糊涂,每次都是后母来收拾残局。

其实小宏也不是坏孩子,看到后母这样辛苦,也就乖起来,不再出去瞎混,时常在家帮后母做家务。如做早餐,洗衣服,修理,打扫等等┅┅后母见小宏懂事了,也很高兴,便更关心小宏,还时常和小宏说笑。小宏有恋母情结又从小就失去了母亲,缺乏母爱,现在后母这样的关心他,他当然也很开心,顿时家里的关系变得更加融洽起来。母子俩快乐的生活着。

一天早上,小宏做好早餐等着妈妈下来一起吃,可是等了好久妈妈也没有下来,小宏便上楼去叫妈妈。到了妈妈的卧房前,小宏见房门没锁,但因为是妈妈的房间,小宏还是礼节性的敲了一下门,可是没有回应,他便把门推开。

“哇┅┅”小宏使劲捂住自己的嘴不让它发出声音。

此时的妈妈正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丰润的玉体散发出成熟性感的光芒,丰满结实的乳房粉红的乳头呈现在小宏的面前,使小宏不由得打了个颤。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接着往下看,目光移到了妈妈的阴部,呀!!!妈妈原来是个白虎啊!无毛的阴户把妈妈最神秘的地方袒露在小宏的面前。在妈妈的小阴户上还残留着好多的淫水,下面的床单也湿了一大片。再看看妈妈的右手,还拿着一个电动按摩棒。这下小宏明白了一切∶原来妈妈是在自慰啊!

不过这也难怪她。一个30刚出头的女人,正是性欲最旺盛的年龄,由于和丈夫的年龄的偏差以前就从没有得到过真正的满足,现在丈夫又在她最需要男人安慰的时候离开了她,使她连最后的依靠也失去了。对于她这种传统型的女人要她到外面和人偷情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她只好用这种方法来满足自己。

小宏的阴茎不觉挺立了起来,他知道他不可以再继续看下去了,便把电动按摩棒拿下来放到桌上,帮妈妈盖好了了被子后就下楼去了。老实说,小宏经常出去混,但还没和任何一个女孩发生过关系,因为他不喜欢那些小妹妹,他喜欢的是上了年纪的成熟女人,所以刚才看到妈妈的裸体时他特别的兴奋。他隐约的感到这种女人才是他需要的,可是她毕竟是我妈妈啊┅┅小宏来到餐桌旁准备一个人吃早餐,他忽然想到自己干了一件蠢事--他不该把妈妈的按摩棒放到桌子上。“这不就让妈妈知道让我看到了她的裸体了吗?

哎┅┅我真蠢啊!”正想上楼时,楼上已传来妈妈的脚步声。

“没办法,这下完了。”

这时妈妈已来到桌旁,小宏说了一声“早安”,便埋头吃饭。妈妈也好象发觉了什么,也没说其他的话,只是道了声∶“儿子你早”,便坐下来吃饭。以前母子俩总爱在这个时候说一些有趣的事,可今天沉默代替了一切。小宏感到很不好受,他默默的吃着饭,不时的用眼睛瞄一下正在吃饭的妈妈,他觉得今天的早餐特别的难吃。

其实此时妈妈的心情也一样的难受,她早上醒来时发现自己忘了房门,而且自己还盖上了被子,按摩棒又跑到了桌上,她已猜到儿子很可能已看到自己淫乱的样子。她觉得自己身为母亲却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还被儿子看到,真是罪恶到了极点。

“以后我怎样做母亲啊?我要不要和他解释呢?”妈妈这样想着。

这时小宏已吃完了,坐在桌旁等妈妈吃完好收拾餐桌。妈妈这时更加难过,便鼓起勇气对儿子说∶“儿子,妈妈自己收拾就好了,你去做自己的事吧。”

小宏巴不得早点离开,妈妈一说,他马上离开餐桌,跑上楼去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开始玩游戏。他发现今天自己特别的差,以前玩过的地方今天老是出错,索性不玩了,便躺在床上想早上的事。

“妈妈是白虎啊!连两片阴唇都被我看得清清楚楚。她的阴唇是粉红色的,好美,要是我可以┅┅”不觉自己的阴茎又硬了起来。

他脱下裤子,把那玩艺儿掏出来看,他觉得自己的家伙还是蛮大的。以前量过,足有26cm呐,而且还很粗!

他正在胡思乱想时。妈妈突然在楼下叫他∶“儿子,水龙头好象坏了啊!你下来看看啊!”

小宏连忙应声∶“噢!妈妈,我就来。”说完连忙穿好裤子跑下楼去了。

就这样过了几天,妈妈好象把那天的事忘了,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可是小宏从那次以后,心便平静不下来,一天到晚老是想着妈妈的裸体,胯下的家伙时常都是硬梆梆的。

后来小宏洗衣服时,总是要把妈妈的一两条内衣收藏起来,到了晚上拿来仔细的观赏。每当他看到妈妈内裤上黄黄的印记时,他便会想到妈妈的小阴户往外直冒淫水的样子,他便忍不住要拿来闻一闻。闻着上面的味道,使小宏兴奋得不得了,连续了好多夜晚小宏都是在这种性幻想中度过的。

小宏(二)

又这样过了几天,小宏几乎每天都要收藏起妈妈的内衣。妈妈自然也觉察到了,可是妈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因为要是把事情说穿,然后不让儿子洗她的衣服,会把儿子弄得很难堪,她心里也会很难过,以后母子俩会很不好相处。其实她现在也特别需要男人来满足她的日益膨胀的性欲,可是小宏是她的儿子,如果和儿子发生关系,就是乱伦啊!这是她绝对不能接受的。

“但是像儿子这样年轻、健壮的男孩和我做爱,一定会很┅┅”想到这里,妈妈的心里涌上了一种罪恶的感觉,这种感觉使她感到一种特别的快感。妈妈摸摸自己的身体,柔嫩的肌肤,坚挺的乳房,丰润的臀部┅┅浑身上下依然散发着年轻的活力。

“当然啊!妈妈才31岁啊!”想着想着,妈妈又忍不住自慰起来。

她使劲的揉搓着自己的乳房,还不停的抠弄着阴户,不时的用手指在阴户里抽插,搞的自己淫声不绝,完全忘了儿子就在隔壁。

这时小宏正在卧房玩着游戏,忽然听见隔壁传来妈妈的呻吟,他便伏到墙上听。

“啊┅┅啊┅┅噢┅┅用力一点┅┅我好想┅┅”

小宏听的热血沸腾,实在不能忍受,于是便冲到妈妈的房间。

妈妈沉淫在快感中,一点也没察觉儿子的到来。看到妈妈淫乱的样子,小宏也再没考虑到眼前的是自己的后母--爸爸的女人,他只想到这是我爱的女人。

小宏两下脱掉T恤和短裤,扑到妈妈的床上。妈妈被小宏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大跳,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自慰时幻想的对像--小宏,自己的儿子。

还没让妈妈做出任何反应,小宏便在妈妈的乳房上吸弄了起来。此时羞耻和快感夹击着妈妈,一时间妈妈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任由小宏摆布。当小宏的手游到妈妈的阴户时,妈妈好象被电击了一样,整个人打了个颤。

传统而又柔顺的女人受到了儿子这样的侵犯,妈妈终于不能让儿子继续下去了,用手轻轻的盖住了自己早已淫水泛滥的小穴。

“儿┅┅子,我┅┅们┅┅不可┅┅以┅┅这样┅┅啊┅┅不要啊┅┅我是┅┅你的妈┅┅妈┅┅啊┅┅”

可是小宏完全没听见妈妈的劝告,搬开妈妈的手继续在在阴户上抚弄着。最后妈妈的理智战胜了自己的淫欲,把小宏推开了。

“妈妈,我爱你啊!”

“你爱我!?”妈妈心里吃了一惊。

又仔细想∶“这不过是不懂事的少年被欲火冲昏了头脑。你不可能爱我,也不能爱我--因为我是你的妈妈呀!”

这时妈妈平静下来,可是小宏坐在妈妈的身旁用极度哀怨眼神看着妈妈。看着儿子悲伤的眼神妈妈的心也很痛。

“儿子,我们是母子,我们不可以有性关系。我了解你现在的感受,但现在是妈妈的危险期,要是我们有了小孩怎么办?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

妈妈用了缓兵之计,因为她知道不这样小宏会下不了台,一定是不会走的。

听妈妈这样说,小宏也只好无奈的离开了妈妈的卧房,但心中仍然保留着对妈妈的渴望。

又是一天的清晨,小宏起的较早。把早餐做好后,收拾了一些郊游的东西便骑上单车出门了。今天是阿勇的生日,说好要一起到郊外玩一天。

阿勇是小宏的铁哥们儿,小宏时常和他在一起喝酒、打架、把马子,感情好的没话说。阿勇比小宏大一岁,个头和小宏差不多。皮肤黝黑,较小宏健壮。阿勇为人很讲义气,但脾气暴躁了点。两人从小学就是同学,读到国三,阿勇因为出去和人打架,砍伤了人,被警察抓了后便被退学,现在是黑社会成员。因为听不惯家里人唠叨,便搬出来一个人住。

小宏到了阿勇家,见房门没关,便推门进去。

“啊┅┅噢┅┅啊┅┅老公好利害哦┅┅啊┅┅老公啊,好久没干人家得屁眼了啊,人家想要啦┅┅”

“好啊!小骚货,满足你!喝┅┅”

“啊┅┅好痛!老公啊,轻一点嘛┅┅啊┅┅啊┅┅”

小宏想∶“阿勇这小子,大清早就开始干啊?”

走进卧房,见阿勇抱着马子的丰臀插得正来劲,那女人也是要死要活的浪叫个不停。阿勇见小宏来了,打了个眼色,意思是∶我正高潮,你等等。

于是小宏便拿了罐可乐到外边去了,免得看着上火。来到客厅,小宏注意了下环境。

“呵呵┅┅不错嘛!阿勇这回的马子还挺正点,把家里收拾的这么整洁,还真是上得大床,下的厨房啊。这次应该会维持久一点了吧。”

原来阿勇这家伙是个花花公子,每次交女友,不出半月准会甩掉。

大概半小时,阿勇才从卧房里出来,一身大汗,擦也不擦就躺倒在小宏的身边。

“搞什么啊!这么早就来了,害得我和你大嫂提前收工。”

小宏笑着问∶“哪里弄来的妹妹。这么乖,把你的狗窝弄得这么干净?”

“什么妹妹啊!她比我还大4岁呐,叫侨钰,是个补习班得老师。嘿嘿!爽吧?”

“啊!?臭小子,你是怎么把人家骗到手的?”

“什么骗啊!别说的这么难听。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呵呵┅┅至于过程就说来话长,以后再给你慢慢说。不过主要还是因为人长得帅加上本钱厚,没办法啊!!!嘿嘿┅┅”

“老婆┅┅我兄弟来了,还不出来!干嘛?还想再插你一次啊!贱!”

“哦,来了!”

一会儿,侨钰穿了件T恤从房间出来了。

“哇┅┅正点。身材好棒,乳房好挺,有38吧。屁股浑圆得连T恤都盖不住,阿勇可有福了!”小宏想。

“过来啊!这是小宏,我的好兄弟。”

“Hi!宏哥你好,我叫侨钰。”

可能是刚才做爱时被小宏看到,侨钰有一点害羞,使她狐媚的脸上泛起了两朵红晕,显得更加的动人。

小宏看的出了神,过了好一会儿,才说∶“Hi!嫂子你好,叫我小宏就好了。”

“还杵在这里干嘛!还不去做饭,一会儿还要去郊游啊!”啊勇吼道。

“哦。”侨钰说完就到厨房去了。

“你凶她干嘛?她是你的女人啊!”

“女人嘛,就是要用骂的才行。你看她多听话啊!”

“小宏你等着,你嫂子给你做饭,吃了饭我们再找几个妹妹一起出去HAPPY。

现在我要去洗个澡顺便拉大便。”

“老婆,我的烟在哪里啊?你不知道我大便时要抽烟的吗?”

“噢!就来。”侨钰拿来了烟给阿勇,又回到厨房做饭。

小宏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厨房里的情况。侨钰弯腰做饭时屁股正对着他。

由于她只有穿一条内裤而已,所以小宏能够清楚的观赏到她白净丰满的臀部。

小宏看着她燎人的丰臀不停的晃动,心想∶又是我喜欢的类型,要是能和这样的女人做爱那不美死才怪。

小宏正在幻想时,侨钰已端着早餐进来了。看见小宏的牛仔裤间隆起了一大块,又想到自己穿的衣着,顿时脸红得象红苹果一样,站在那里不知怎样才好。

小宏也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即站起来想接过嫂子手中的早餐来缓解僵局。

也许是坐的太久得原因。刚一起身两腿发麻,身体一下就往前顷,把侨钰压倒在地上,两只手正好放在侨钰的胸上,一瞬间好象有一股电流从双手一直传到阴茎,使得小宏本身已经膨胀得肉棒变得更加得粗壮,硬梆梆的肉棒顶在侨钰的小腹上。

(待续)



相关推荐:

我的忘年恋

[2022-09-29]

怪叔叔

[2022-09-29]

娈童一族

[2022-09-29]

和中年女人做爱

[2022-09-29]

丝袜的诱惑

[2022-09-29]

艳红的回忆

[2022-09-28]

我家的佣人王嫂

[2022-09-28]

处女的疼痛花蜜

[2022-09-27]